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夕阳无限好  

2010-09-22 12:51:39|  分类: 玉诉零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子外面是一个花坛,花坛里有一棵桂花树,紧挨着桂树是开白色小花的兰花草,并不十分茂盛,外面一圈是开七种颜色小花的太阳花,八九月份的时候,北风刮过,满房间里都是馥郁的幽香。当夕阳透过桂树第二个枝桠打在窗台上的鱼缸的时候,一天的工作结束了。­

    感谢这伟大的万物之神,还有这江南初秋的天,让我在来到这个小镇的第二天,就见到了久违的夕阳。因为旅途的疲惫,我错过了第一天的黄昏。­

    我下了省道,朝一条小路走去,这是我期待已久的一次漫步,一个人,一个陌生的江南小镇,一条从未涉足的乡间小路。­

    路旁的白桦树叶子已经开始披上了秋的颜色,我并不因此而遗憾。我喜欢四季分明的季节变幻,只有时光的流动,才能在仓促的城市生活里体会到自己的存在,这是我以前在城市里的哲学,或许到了这边,也会因为某些场景而期待瞬间的永恒。­

    在列车上的时候,我就被这绵延数里的垂柳感动着,走在它们身边,也终于明白到为什么古人喜欢折柳送别了,一则,柳,留也;二则,柳枝多,春风吹又生,低炭生活。­

    法国梧桐让我想起了读大学的小城,早春时候光秃秃的树枝直指青天,枝上的小叶蕾在晨露中闪烁着刚毅。秋天的傍晚,小雨淋漓,撑一把小伞,是我很怀念的一个画面。至于冬季,又有什么比雪花静静地从残叶间滑落更美的呢?太多唯美的画面,也是近乎奢望的记忆了。­

    我喜欢合欢和相思这两个名字,当然,那些遥远的故事,似乎也缺乏听众了,不如留给自己吧。合欢本是在五月开花,没想到时值初秋时分,依然没有凋残的迹象,那粉色的毛绒绒的小花,依然美艳。未知家里的栀子依然在开否?我总是在看到一些超季节的花儿绽放时,想到它们十月还在装点我家院子的时候,心里总有一丝淡淡的骄傲。­

    这美艳不可芳物的石榴姐竟也不甘寂寞了么?我对石榴的记忆依然停留在那个闲适的初夏,一起和朋友徒步远游的日子。这石榴成熟的时节,依然有红色的花挂在枝头,着实可爱得紧。­

    这里的树木都十分年轻,枝干也少了一些粗壮,不过,依然是月下黄昏的好装饰吧。­

    桥是江南的常物,我自认为每座桥都应有自己的诗,只是我少了那份纯真,已离诗渐行渐远了。­

    这是一弯残破的桥,通车的那一边已经封了,上面长满青苔。逝者如厮夫?不舍昼夜。远处的船只可否看得见我的挥手,可否为我停留。我期待新奇的风景,但我却不再期盼远方,已经离家,离你够远了。­

    过了桥,是一大片青幽幽的农田,田埂上的黄豆依然未收割,有戴着麦草帽的农民在田里喷施农药。这里应属于太湖平原周边,也是江南的鱼米之乡,像极了我的家乡。­

    我喜欢这里的房子,白墙青瓦,独户独院,两层三层,不会再高了,旁边有一弯小塘,水是流动的,塘里有三四只游戏的鸭子,也有划破水面的鱼,塘上有桥,通向邻家。小桥流水人家,一样不差。­

    多美的黄昏,我的嘴角弯了,会心的。­

    夜色渐渐笼罩了这个幽静的小镇,九月的天气,暑气已散去,夜的精灵在田野间飞窜,蝉跫在树桠间,墙根下唱起了丰收的歌。­

    不一会儿,月亮升起来了,水泥路面像晨曦中的河流在村民们的屋舍间荡漾开来,时而有青蛙或者蟾蜍跳到路边,对着空中一记飞龙在天,或许某个未可知的邪物就已成了它们的腹中之物了。­

    我再次跨过那弯残破的桥,走向我的息处,今夜定当有一个好梦。­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