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旅程<二>江南,我来了  

2010-09-05 18:55:57|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火车,我是不肯轻易睡去的,我喜欢随处看看窗外的风景。尤是喜欢一句广告:人生,何必在意目的地,在意的,是沿途的风景。­

    广东境内,列车沿途的风光,韶关境内的还是不错的,但此趟列车却并非此线。经东莞,进惠州,再穿河源,龙川,就进了江西境内。出了深圳,广东沿线的皆是些杂陈的厂房和低矮的民居,无甚可观处。­

    到惠州时,极想下车会会老友,但也只能做做念想,并无太多时间供我游历。­

    到了河源一带,山石开始多了起来,天色尚清明,但景观尤未及江门一带。­

    进了龙川境内,天色渐阴沉起来,靠站时竟下起雨来。但雨并未持续太久,这也是我期盼的,雨中的风景自然可亲,但雨水会模糊车窗,由此就不免遗憾了。­

    胖子问我:这车上怎么这么多人?那些人都没座,就这样一直到上海么?听这话就可以知道,他并非常坐火车的人,这已是很宽松的了。我将自己坐火车的经历分享与他,他果真惊叹不已,尤是感慨我一句“就是想死,都没有地方”的话。他用切片面包裹着鸡蛋吃,像吃三明治一样,又很大气地削了苹果,而且那把刀看上去不错,或许是瑞士制造。削完皮又麻利地削成小块用刀叉着吃,没有西方的游学经历,这在国内是不大可能实现的。因为我用了大气一词,国内的人或许会如此这般去做,但往往太过女气,不甚推崇。­

    大伯就完全不同了,一会儿工夫,他已干掉两瓶雪花了,胖子连连称赞大伯好酒量。大伯讲起已有一子的二十五岁的女经销商,如何勾搭他们年过半百的项目经理,然后工程物料悉数从女人那里购买的经历,唏嘘不已。又讲起他儿子大学毕业在上海找了一份好工作,买了一个五口人住不下的房,现在已升值到几百万了,自豪之情跃然脸上。我说了些恭维的话,夸他儿子有出息,能干。但说实在的,我要这么有钱,我父亲还千里迢迢地背这么多玩意过来,我是肯定要说的,敝帚自珍自然不坏,但这么大几包玩意儿,得费多少工夫啊?总共价值不会超过三百块。当然,父辈有这样的想法,我本不该妄加非议,但确实不怎么明智。万一闪了腰了,那可真得自嘲一番了。­

    排骨女诉说了她出来的一些经历,但胖子大叔不是很赞同她,公司要调她到一个她不太喜欢的部门,她不愿意,于是就辞职了。胖子大叔说了他一些看法,我没有说话,恐怕伤到排骨女的心,因为我也曾流浪漂泊过,我是可以理解她的,于是闲扯到其他地方去了。­

    江西老表说起她男朋友母亲催他们结婚的事,有几番欣喜,也有几番不悦,说自己还年轻,刚毕业,哪能那么早结婚啊?我讲起我快要做爷爷的现状,他们都不甚相信,但随即又表示了理解。胖子大叔对江西老表的不远千里买了无座票去看朋友的举动甚是赞赏,但这在我看来,还真算不得有过多感动。­

    到了江西境内,雨渐渐小了,远处的山峰,周围云雾缭绕,山角下典型的江西民房让我愉悦起来。我喜欢这种地方特色的民居,虽然未必富华,但很温馨,很有踏实感,安全感。青黑色的屋顶,雪白的墙壁,高开的窗户,围成一个小院子,让我想起了一些关于秋收起义和井岗山的电影。列车疾驰而过,仿佛无声的胶片,将我带回到那些在家陪父母看老电影的岁月。­

    天色暗了下来,我打了一个小盹,到赣州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车厢里又多了些人,沉寂了一时的车厢,又热闹起来。­

    这时候,是那三个女娃娃的表演时间了。一路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倒也十分活泼。倒是惹恼了对面这位大伯:“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吵,像什么话,别人不用休息啊?”其实时间尚早,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大伯也只得闷不出声,又开了一瓶雪花。­

    到了十点多钟,大伯和我在谈些什么,说话很高声,这时湘妹子发话了:大叔,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吵,还让不让人休息啊?大伯一愣,我们又笑开了,可真是反击得快呀。­

    半夜里,我拿出一本书来看,“公主”醒了,巫婆们又开始对她施法,然后让我去解救,乘机抢了我的书,和我唯一的苹果,于是和她们聊开来。她们说想去张家界凤凰去玩,我跟她们说,那里可漂亮啦,有机会去我可以给她们做导游。凤凰,又让我想起许多人和事来。­

    到了义乌,江西老表要下车了,让我帮她从行李架上拿行李,我拿了下来,她自己拖着要走。胖子大叔让我帮她提到门口去,大伯也怂恿我,还说,可以要个号码,今后可以联系。胖子大叔对老伯钦佩不已,您可真是老手啊!我将箱子提到门口,回过来跟他们说,名花有主的人,我一般不会要联系方式的。名花有主怕什么,你可以松松土嘛。这话可出自一个年岁比我父亲还高的大伯,越发让我肃然起敬了。­

    从义乌出发,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周围的山又现出朦胧的影来,哦,这是我梦中的水墨江南么?杭州,杭州……­

    太阳出来了,秀丽的山川又刺激着我的双眼,我多希望能幻化成一片云彩,终日俯看着这片古老,美丽,富绕,而又安宁的土地,是的,这是江南,那一条条奔涌的河流,那一棵棵迎风飘摆的垂柳,那一片片翻滚着翠绿的青苗,那一幢幢刺天的飞舞的翘檐……无不让我绞尽脑汁去回想那些我读过的江南的文字,我来了,江南,我在你的腹地疾速穿梭,我在你秀丽的容颜中贪吻,我在千百年来人们赞美你的诗句中留连……­

    今夜,我将为你如痴如醉放声歌唱;今夜,我将用我无穷的精力为你谱写眩丽的诗章;今夜,请允许我用故乡的名义来赞美这人间最美的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