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阿姑,阿姑(二)  

2011-07-11 08:38:01|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上旬的天气,昨夜刚下完一场雨,天气并不十分热,这四五点钟的光景,路上行人并不十分多,田间地头偶有一两个人除草喷药的。­

    四下里一片片绿幽幽的草地,零星杂生着五颜六色的小花,偶然有蜜蜂嘤嘤嗡嗡地停留,不一会儿,又飞到另一朵花丛中去了。火茅草长得极盛,直挺挺地向天空竖着,“嘟……”的一声,将芯子从植株中扯出来,当做箭飞出去,落在两米开外,赶走了一对白色的蝴蝶。­

    那地上生着一大片的牯牛蔸,是这一种药材,开紫红色的小花,周末的时候,狗蛋就提着一只一尺半来长却只有半尺宽的篮子来采,采完后在太阳底下稍微晒上个把时辰,再让母亲卖给镇上的老郎中,一斤五毛钱,够买一包盐,但狗蛋的母亲不会拿狗蛋的钱去买盐,但狗蛋却也不向妈妈要,有时候馋得厉害了,才会在母亲面前用恳求的眼光哼哼一下,母亲于是給个几毛钱让狗蛋去买一些小零食。­

    除此之外,狗蛋也会在周末的时候和隔壁的姐姐一起去摸田螺,提一个扁扁的篮子,卷着裤管在水田里寻。有时候不小心把别人的秧苗給踩倒了,免不了让人说一顿,但这样的时候很少,狗蛋自己很小心,偶尔踩倒了,别人看是个小孩,倒也不会说太多闲话。­

    田螺和牯牛蔸差不多的价格,但田螺却比牯牛蔸重实得多,一篮子田螺少说也有七八斤,但一篮子牯牛蔸却顶多三四斤,但在稻田里摸,毕竟不如山里那么快活。山上的野李子,羊奶·子,覆盆子,足够有理由让狗蛋不想开学。听大姨说,外婆在母亲在怀狗蛋的时候,不知道吃了多少羊奶·子。但说实在的,这羊奶·子可真是尿都酸在裤裆里,也只适合孕妇吃罢。­

    有一次,狗蛋头一个星期天摸的田螺,没有交待母亲卖掉,一直放在牛栏屋里,到第二个礼拜的时候去卖,却多数已经死了,臭气熏天,被那收田螺的小贩,一下子給丢了出来,狗蛋一下子气恼得鼻子酸酸的,回家的路上还是忍不住掉了几滴眼泪,于是再也不抹田螺了。­

    山上的坟地边有一种草,叫马蹄香,名字很是不错的,模样也生得精神,也是一种药材,可以治疗牙痛。那年端午节的时候,小表哥牙疼,用尽了土方法,悉数无效,后来三舅公挖了些马蹄香来,洗净了碾碎,用土布包了含在牙疼的地方,倒也还管用了。­

    山上的国外松笔直地指向天空,夕阳下的树影拉得老长,三个人在树下走过,不住地说些班里好玩的新鲜事儿,夕阳照在三张小脸上,虽然有些不洁,但却是如此的纯真与美好。狗蛋的塘瓷缸子时不时发出“咣咣”的声音,一路上,表面的瓷片不知道磕掉了多少,但狗蛋丝毫不以为意,依旧吸吸啦啦地跟在阿姑和小黑后面跑,生怕一个人落在了后面,这山上据说有个吊死鬼。死的时候极其恐怖,双眼外凸,舌头伸得老长,鼻子嘴吧里还尽是血,屎尿流了一地。这当然是狗蛋听说的,早在狗蛋没出生之前就发生了。但狗蛋仍是极怕,早上上学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这个山上,几乎是跑过去的。有一天早上,狗蛋起得特别早,天还没有大亮,走到这山上的时候,狗蛋似乎听见“唰唰”的耙子抓地的声音,有一阵没一阵,狗蛋当即吓得撒腿就跑,一直跑到学校,才发现裤子湿了……­

    过了这一片山林,有一截石子路,尽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狗蛋于是低着头开始寻找那些好看的好玩的石头。偶尔寻得一两颗,于是在袖子上擦干净了給阿姑看,阿姑拣着漂亮的说:“这个送給我吧。”“呵呵,你要就給你吧。”狗蛋于是傻傻一笑。路旁有十几棵槐树,这时候还没有开花,到下半年开学的时候,正是开花的时候,三个人踮起脚,摘几串花下来,放在嘴里大嚼,甚是甜蜜,幽香。

    这里自是无人管辖,倒是一方游玩的乐园,虽然是个不陡的小下坡。西南边有一堵未拆毁的围墙,墙那边是一片橘园,下半年的时候,总有隔壁中学里的学生来偷橘子,围墙好几处都爬得跨了一块了。西边有一块废弃的晒谷场,这个时候,总有几个顽皮的小孩,在那里打包,或者扇画片,年纪稍稍大一些的,滚弹珠。­

    这包是用废旧纸折成的,选两张同样大小的纸,分别对折,再组合起来。大小不一,厚度不一,用大的扇小的,薄的,自然胜率高一些,但小的往往取其巧,钻到大的里面,于是双方需要另行拿一个出来解救,只需要将包拍打得翻一个面,就算赢了,这个包就归你所有,说不定可以以小博大。用厚的去拍小的,力道自然大,但却自身也诸多破绽,只需用铲,则胜面又大起来了。一般折包都用旧书纸,但也有用香烟盒的,坚硬,厚实,着实是一大杀器。­

    画片却是从学校的小商店买的,两毛钱一大张,有水浒系列,三国系列,西游记系列,葫芦娃系列等等,这一大张用铅笔刀裁开,可以用来比大小,也可以放在地上用手扇,拍,也可以用嘴吹。只需要哪一张翻一个面,就算赢了,就可以拿去。­

    弹珠就是跳棋子儿,但里面颜色多样,无色的称为水晶,黑色的称为黑心鬼等等。五分钱一颗,也有陶瓷的,两毛钱一颗,个头大一点的四毛。玩法比打包和扇画片却又难一点,在平地上陶一个小洞,不远处画一条线,先从划线处滚弹珠,进洞后,才有权利去撞击别人的弹珠,撞到了,弹珠就归你所有。­

    狗蛋对于扇画片和滚弹珠都不在行,平时难得有几毛钱买个包子或者泡泡糖吃,自然舍不得去用在游戏上面。对于打包却也是输多赢少,但他又没有太多废纸去折包,往往是见别人打得多。偶尔参加一两次赢了,也是高兴得又叫又挑。­

    小黑却对于这些游戏在同龄人中都是高手,赢的次数自然多,书包里装了好多这样的小玩意,嘀嘀哒哒地响。但小黑也不是小气的人,赢得多了,就分給阿姑,阿姑对于这些不是很喜欢,只偶尔挑几颗水晶拿在手里玩。狗蛋也分得一些,虽然有了,但也舍不得拿出去玩,收藏在家里的小盒子里。­

    “小黑,过来滚弹珠么?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又被老师留校啦?”有玩友开始和他们打招呼。­

    “老子懒得跟你扯,老子什么时候留过校了?”小黑很是生气。­

    “好,好,好,算我说错话了,玩不玩?”一张小黑脸望着小黑仨傻笑。­

    “今天不玩了,回家有更好玩的。”小黑望了他们一眼,却一直往回去的路上走。­

    “有什么好玩的也不带給我们玩一下,这么不把我们几个当兄弟。”依旧不死心,倒也能说会道,“现在还这么早,玩一下再回去吧。昨天输給你的今天要赶本。”­

    “阿姑,玩不玩一下?”小黑慢下了脚步,看了看玩友,又看了看阿姑。­

    “我又不玩,滚弹珠有什么味?”阿姑看了看狗蛋:“狗蛋,要不要玩一会儿?”­

    “随便吧,你要玩,我就在旁边看你玩。”狗蛋看了看小黑,其实他心里多希望小黑能玩一会儿,但听阿姑这样说,也不好说要去看。­

    “那算了吧,我们去河坝子里钓一会龙虾就回去,好不好?”­

    小黑下了决断。随即对那群玩友说:“今天不玩了,我们要去河坝子里钓龙虾。”于是回转身继续走。­

    夕阳温和地照在这泥土路上,路旁是刚过膝的水稻,和青青的黄豆苗,此时黄豆正处于开花期,叶子在渐渐膨大。狗蛋摘了一片叶子,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弯曲成o型,将黄豆叶盖在上面,用右手食指将黄豆叶戳到左手形成的o型中,右手使劲一拍,“啵”的一声响。此举吸引了阿姑:“怎么玩的,狗蛋,教我。”狗蛋于是摘了一片叶子,师范了两遍,阿姑也摘了叶子实验,但终究没有狗蛋发出的声音响,于是三人一路扯着别人的黄豆叶子往回走。­

    过了几条田埂,于是到了河坝子旁边。河坝子水面生了一一大片茭白,还有水杨柳,倒映在水里,显得极其高大。河坝子是一处截水口,水不是很深,水面不足一亩,却是一汪活水,悉数向东北边流去。昨夜下过的雨水,已退了下去,但水却比未下雨之前浑浊了许多。水面飘动着折断的革·命草,鹅脚板,想是剔草的人从稻田里扔进来的。­

    “狗蛋,你去摸两只河蚌来。阿姑,你把这根线分成四截,我去找竿子。”小黑开始吩咐任务。­

    狗蛋于是去摸河蚌,但摸了好一会儿都没摸到,想是被昨天的雨水冲走了。但小黑都已在岸边等了:“还没摸到啊?没卵用,天都快黑了。没河蚌,青蛙也行。”­

    “田螺行不行。”狗蛋摸了几只田螺上了岸。­

    “行行行。”于是小黑拿了块卵石将田螺敲破,取出里面的肉来,系在线上。­

    小黑将系好田螺肉的竿子递給狗蛋,狗蛋接过丢下水去。当下狗蛋和小黑一人两根竿子都下了水,不一会儿,就有了动静。这龙虾见到食物,于是死命的用鳌夹住往前拖,这样一提,龙虾就上来了,偶尔也有拉脱的时候,但不一会儿就有了十来只了,一忽儿都用狗蛋装碗的网袋子装着。­

    夕阳渐渐地沉下去,起初,河坝子对岸还有反射的阳光,一会儿后,三人站起身来,却连影子也看不到了。天边的云彩被染成红色,一忽儿又泛黄色,渐渐黄色又被云彩遮成了灰蓝色,当真无一秒一个样,血红色的夕阳沉沉落下,这黄昏永远不会再又重复的了,四下里渐渐安静了下来,青蛙和虫豸们的叫声倒愈发响亮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