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阿姑,阿姑  

2011-07-13 08:58:31|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姑,阿姑,我妈妈今天包粽子,你来玩罢。”星期天一大早,小黑就到阿姑家里去了。­

    阿姑早已起床,洗漱了之后在給妈妈种的花花草草浇水,阿姑拿着一个绿色的小瓢,从一只小桶里舀了大半瓢水一点一点地淋去,极是认真。那太阳花,已经钻出了三四个花蕾,红色,白色,黄色,煞是玲珑可爱。夜来香颜色也由嫩红色转为了浅绿色,大约离花期不远了。小黑自是不喜欢侍弄花草,还有些花却并不识得。­

    “嗯,我要跟我妈妈说了才能出去,我妈在做早饭。”阿姑穿着一双粉红色的拖鞋,拖鞋上有两只兔子耳朵,走起来一耷一耷的。­

    “那我去跟你妈妈说吧。”小黑立马应承道。­

    “周阿姨,今天让阿姑到我们家去玩,好不好,我妈妈今天在包粽子。”­

    “吃了早饭再去吧,我都快做好了。”阿姑妈妈在下米粉。灶台上摆着五只大碗,都放着葱花,酱油,辣子等调料。­

    “去叫你爸来吃早饭,这碗給你奶奶端过去。”阿姑得了妈妈的命令,从碗橱里拿出一只大木盘子,将一个蓝色翠花瓷的碗端到盘子上,朝后堂走去,小黑也跟了过去。­

    “奶奶,吃粉。”这是房子后面的一间偏房,白墙青瓦,只有主楼的一半高,却还有一个小阁楼。房间收拾得很干净整齐,迎门进去就可以看到一幅大的老人的照片,是阿姑的爷爷的遗相,前面摆着一张小小的供桌,两个供盘,放着几只水果,一个小小的香炉,上面插着三只燃尽的供香,整个房间有一股淡淡的昙香味道。靠窗有一张老式的抽屉,看上去已经有许多年了,抽屉上摆着一块一尺来高的梳妆镜,前面有侧前方摆着一个小小的架子,搁着一把乌黑色的牛角梳,一串印有经文的手串,另外杂陈着一些物事,有一只屉子上挂着一把小锁。床铺挨着抽屉一头,是一张老式的朱红色的檀木床,床沿上两头各雕刻着一对鸳鸯,朱红色的漆已然脱落了一大半,床上的物事也已十分陈旧,想是许久没有更换过了,但均收拾得干净整齐。屋子中间有一张青黑的方桌,阿姑将米粉放在桌上。对着床铺一侧的木楼梯上喊:“奶奶,奶奶,下来吃早饭啦。”­

    “嗯,放在桌上吧,我一会儿就下来。”许久,才听到奶奶的一声回应。­

    “那我出去了啊。”阿姑拉拉小黑的衣襟,“我们走。”­

­

    阿姑吃了早饭,就和小黑一起过去了。小黑家算是村里的大户,小黑爸爸上过高中,是村里的支书,为人比较谦和,但又不缺乏缜密,很是能干。小黑的家靠着后山,是一栋两层的小洋楼,年前刚装修过,雪白的墙上有几只脚印,不过半人高,准是小黑踢上去的。屋子里的东西虽然也只是城里的普通家什,但在这个小村庄里,却也算得上是豪华了,许多东西是阿姑没有见过的。小黑的妈妈三十多岁,虽然是农村妇女,但收拾得相当利落,衣服也比旁人的鲜艳。

    妈妈正在包粽子,阿姑看了要学,于是小黑也在一边捣起乱来。阿姑虽然年纪不大,人却很聪明,手也很是灵巧的紧。怎样成型,怎样包扎,学得有模有样的,小黑妈妈连连夸阿姑聪明灵巧。。小黑拿着叶子却始终转不成那个锥型圈来,还弄得糯米满地都是,挨了妈妈一顿说,小黑于是不再掺和了。­

    “阿姑,我们去找狗蛋玩吧。”小黑一个人看她们包粽子有些闲不住了。­

    “好,等我把这个粽子包完了就去吧。”阿姑没有手上没有停。­

    “你把阿姑接到家里来玩,又要跑到别人家里去,这成什么话?”小黑妈妈显是不答应了,白了小黑一眼,“你让狗蛋也过来玩嘛。”­

    “噢,那我去叫他。”小黑撒腿就往外跑。­

    “等等我,我也去。”阿姑跟着跑了出来。­

­

    狗蛋家在村子的最东边,门前有条河,旁边种了好些果树,花草,果树自是狗蛋妈妈种的,只是平常的品种,樱桃啦,桃子啦,李子啦,梨啦,枣子啦等等,虽然品种有这么一些,但都只有两三棵,有些还未到结果的树龄。花草却是狗蛋到处挖回来的,花草都种在沿河的天井边,河岸边有几棵垂柳,两颗垂柳之间有一个浣洗的木码头,当地人称为水桥,狗蛋妈妈在水桥边洗衣服。­

    “狗蛋,看着你家的大黄,我和阿姑过来了。”小黑在果树林边不敢往前走了。­

    “哟,小黑和阿姑过来啦,没事的,大黄认得你们,不会咬你们的。”­

    小黑自从上次用石头砸了大黄一下之后,被大黄赶了好远,自是心有戚戚。­

    “伯娘,狗蛋在家么?”阿姑已经走到了柳树下。­

    “在家的,阿姑来的正好,狗蛋有几个数学题不会做,你教教他吧,”狗蛋妈于是起身往屋里走。­

     狗蛋家的房子依然是土砖房,甚是简陋。狗蛋的爸爸在狗蛋四岁的时候出了车祸去了,狗蛋妈就这样一个人拉扯着狗蛋长大,辛苦归辛苦,狗蛋倒也十分听话,只是脑子笨了些,成绩总是在班里数一数二,不过是倒数。想来这辈子吃了没文化的亏,却又不忍心让孩子辍学。­

    一进房间,见狗蛋正趴在一张桌子上,望着数学书发呆。­

    “狗蛋,小黑和阿姑来了,你不会的让他们教教你。”狗蛋妈倒了两杯茶水过来,两只硕大的塘瓷缸子,里面几圈红褐色的茶垢十分明显。­

    不一会儿,狗蛋妈又用碗装了几块发糕过来:“来来来,吃几块发糕,他姑姑早上送过来的。”­

   “谢谢伯娘,我们刚吃了早饭过来的,不饿。”阿姑于是开始教狗蛋做数学题。过了好一会儿,狗蛋几个题都給做出来了。于是,和阿姑一起到小黑家去了。­

­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