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阿姑,阿姑(四)  

2011-07-28 08:22:46|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夕阳终于在牛蝇的驱逐下钻到了山的那一边,天气越来越热,漫长的暑假对于阿姑来说,只有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这该死的夏天才有稍许的温柔,但那活跃在夜间的直升机,却频繁出来叨扰,这是阿姑最讨厌的事情了。于是天才刚煞黑,阿姑就洗了澡,躲进房间里去了。­

    七月天里,太阳炙烤着大地,一切有生命的事物,都耷拉着脑袋,在烈日底下喘着粗气,知了却在杨树上放肆地叫着,愈发让这村子里的人们感到烦躁。­

    桃树只剩一树的叶子,还有满身似乎要滴落下来的树油。村子东头有块两三亩的旱地,青色的瓜藤里翻着绿油油的西瓜,旁边就是汪屠夫的房子。­

    汪屠夫从隔壁镇上的小舅子家学了这无籽西瓜的培育技术,这是载种的第二年。汪屠夫杀了十几年猪,家里小有些积蓄,人又长得五大山粗的,面相又有些凶狠,村里的孩子都不敢正眼瞧他,除了小黑。­

    汪屠夫有个儿子,比阿姑大两岁,人很霸道,但却不是很聪明,留了两次级,和阿姑同一年级,黑黑的,有些胖,村里人的同龄人都叫他泥鳅。­

    “狗蛋,泥鳅和他爸去他舅家里吃喜酒去了,天这么热,我们去偷几个西瓜来吃吧。”狗蛋才刚刷完吃早饭的碗,小黑过来了。­

    “你去看了,他家没人?”狗蛋有些不信。­

    “没有,泥鳅他爸昨天晚上到我家里去接了我爸,说他舅舅得了个女儿,今天摆满月酒。”­

    “哦,这倒是个好机会,不知道他们家里还有人么?”狗蛋显得热心起来。­

    “顶多就他奶奶在家,没关系,我有办法。”小黑狡诈地挤了挤眼睛。­

­

    狗蛋提了一只装猪草的大篓子,收了门去了,一路上,两人扯了一些猪草丢在里面,一面四周瞧着动静。泥鳅家的大门果真锁着,但偏屋的门却开着,想是泥鳅奶奶在家。­

    两人找了片草丛,伏在后面瞅着瓜地与泥鳅家的偏门。不一会儿,老太婆走了出来,拄这跟拐杖,颤危危地提着个木桶,到井边大起水来,打了水,又朝瓜田地望了一阵,又颤危危地提了大半桶水进去了。小黑和狗蛋又瞧了一阵子,估摸着安全了,又分配了任务,各自猫着腰往瓜田那边钻。­

    小黑摘了两个十来斤重的瓜,抱在怀里往草丛里塞,又猫着腰往瓜地里爬去了。狗蛋摘了两个七八斤的,也塞到了草丛里,却不敢再去了,伏在草丛边压低了声音朝小黑喊:“小黑小黑,有了,有了,再多了我们提不动。”­

    小黑瞪了狗蛋一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在瓜田里拍了起来。­

    “小黑,小黑,快趴下,老太婆出来了。”狗蛋急忙缩在草丛里,心开始嘣嘣嘣地跳起啦,却又挂念着小黑,悄悄地往地头望。­

    小黑听狗蛋一喊,立马找了几片肥大的瓜叶儿趴了下来。老太婆却径直朝瓜地里走来。小黑的脸贴着地,大气也不敢出,只听到自己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汗水不住地往下淌。一会儿,衣裳裤子已经湿透了,地上竟也湿了一大块。­

    老太婆走了半截,立住了,看了一阵,又转了回去。小黑眼睛一闭,这才轻轻长舒了一口气,继续注视着老太婆的动向。­

    老太婆没有回屋,却转了另外一条路,向那装猪草的篓子走去。

    “糟了。”小黑心中咯噔一声,又跳到嗓子眼来。稍稍昂起头,朝狗蛋那边望去,却没看到狗蛋的人:“这狗崽子,太不够义气了,居然丢下老子跑了。”却又动弹不得。­

    不一会儿,听到老太太的问话来:“狗蛋,你在这里干什么?”­

    “寻猪草啊,这两天家里的猪不大肯吃,我妈让我从河里捞点草试一下。”小黑悄悄抬起头,从瓜藤间望了过去,狗蛋果真从河里捧了一抱水草上来,“这小子。”­

    “就你一个人?”老太婆眼光继续朝周围扫射。­

    “不就我一个人还有哪个?我又没有其他兄弟姊妹。”狗蛋将草塞到篓子里,又继续下到河里去捞水草。­

    老太婆看了一会儿,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于是,又颤危危地走回去了。狗蛋吓得一屁股坐到河里,好一阵子才爬了上来。­

    小黑也摸了一个瓜悄悄爬了回来,两人趴在地上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趴了一阵,两人才将瓜装在了篓子里,用水草盖住了,猫着腰抬着瓜钻到了山里去了。­

    “真有你的,狗蛋,老子还以为你悄悄跑了呢。”两人找了块密集的草丛摔了一个大瓜来吃。­

    “嘿嘿,我可不是那种人。”狗蛋吃吃地笑了。­

    “今天这瓜,你待会拿一只藏到家里去,我也拿一只藏到家里。剩下两只我们給阿姑送去,好不好。”小黑用收背擦着嘴计划着。­

    “嗯,可以。都不要跟家里讲,可不可以。”­

    “那好,你待会干脆还到河里捞点水草放在篓子里。”­

    两个人抬着篓子回了狗蛋家,又从河里扯了些水草放在篓子里,换了另一只篓子提了西瓜到小黑家去了。­

­

    “阿姑,阿姑,你出来。”两个人在阿姑家里敲阿姑的窗户,阿姑爸妈正在家里睡午觉,阿姑在家里临摹字贴。­

    三人又躲在水码头的大柳树下消灭了一个小西瓜,小黑又将另外一个西瓜抱到了阿姑家厨房的碗柜下面,就和狗蛋在阿姑家的池塘里游起水来。阿姑坐在水桥上,将脚泡在池塘里,枕着水桥的栏杆,打起瞌睡来。­

­

    狗蛋回到家的时候,母亲问他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狗蛋说没有,狗蛋妈就在门口折了根柳条,关了门,一顿子柳条尽往狗蛋身上去。狗蛋咬着牙不敢动,母亲的眼泪却流下来了。­

    “泥鳅他爸今天过来了,说他地里少了好几个西瓜,山里有瓜皮,是不是你们做的好事?他还在猪草里翻了半天。”­

    “是的。是我偷的。”狗蛋也抽着鼻子嘤嘤地说。­

    又是一顿条子,然后狗蛋妈又开始埋怨狗蛋爹来:“你走得这么早,留下这样一个祸害根子給我,你怎么不把我一起带去算了。呜呜呜呜……”­

    “小来偷针,长大偷金。我怎么管得住咯,到时候被抓起去了,我几十年地苦白吃了,血汗白流了,我该怎么办地,呜呜呜呜……”­

    “妈,您别哭了,我再也不敢了,大不了我跟泥鳅老倌子认错去。”狗蛋看着母亲呜呜地哭,心里也勇敢起来。­

    “你偷西瓜,他们抓到了么?”母亲摸着狗蛋的头。­

    “没有,他们都不在家,就老太婆在家,她过来的时候我在河里寻猪草。”­

    “哦,那今天这事就算了。无凭无据,他也说不了什么。但你再要是偷人家的东西,看我不打断你地手。”­

    “嗯,我保证再也不偷了。”­

    “好了,洗把脸去,我去做晚饭。”­

    吃了晚饭,狗蛋将西瓜切了:“妈,吃西瓜,可甜啦。”­

    吃完后,狗蛋将皮一股脑喂了猪。汪屠夫查了几天,终究也没有证据,只得骂自己晦气,不了了之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