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走过,路过(二)  

2011-08-28 09:42:07|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年,李朗在武汉一所大学毕了业,在武汉找了一份工作,由于薪水太低,于是辞了职,南下深圳,找了一份电器销售员的工作,工作三个月后,虽然业绩也不如人意,没有太高的收入,但还是将女朋友叶子从武汉接了过来。叶子是武汉人,工人家庭出生,长得甚是漂亮,李朗苦追两年方才到手,但却对李朗颇多不满。女人嘛,一旦认为自己有了追求更高目标的资本,于是也就很容易丢掉过去的一些记忆。­

    那时候的李朗,精瘦的一个人,初来深圳,无人投靠,一个月一千两百块钱,除去房租水电,还有其他一些日常开销,手中也甚是拮据,但李朗总相信这样拼搏下去总会有出头的一天。哪怕在外面受再多的气,从不将脸色带回家。­

    叶子却总是不满生活环境太差,虽然深圳遍地黄金,却都不属于自己,自己和李朗依然窝在二三十平的出租房内。叶子也出去找了几次工作,但却也不如人意,要么嫌薪水低,要么嫌工作时间太长,要不就嫌不够体面,浪荡了两个月,依然没有着落。李朗每天回家給她做饭,洗衣服,承诺如何如何待她好,給她幸福。但叶子对李朗的态度却不十分明朗,即便一时也是被李朗的真诚所打动,却也时不时埋怨李朗給她的太少,一提到将来,却也是不抱什么期望。­

    李朗的老板是香港人,姓朱,四十七八岁,面带三分猥琐,头上一片地中海,五短身材,又有个硕大的啤酒肚,为人又小气刻薄,钱自然是没少赚,但员工背地里都叫他猪八戒。­

    李朗为了叶子的工作也跟朱老板提过,希望能在公司为她谋一份职。但朱老板也一再推搪,一来李朗的业绩不是很好,二来,也没有一个合适的职位留給她。­

    中秋节的时候,李朗的部门主管黄勇波请员工吃饭,李朗也带了叶子前往,朱老板自然也是座上客。一番介绍后,朱老板面带微笑地问李朗:“李朗啊,这就是你女朋友啊?人挺漂亮的嘛。”李朗含笑称是。­

    “现在在何处高就啊?”­

    “现在还在找工作呢,我以前也跟朱总提过,您看能不能給在公司安排个文职工作。”­

    “哦,这样子啊,勇波啊,你上次申请的增加一个销售文案有没有招到?”­

    “前两天面试了几个。有两个女孩子我这边复试通过了的,简历我已交給小慧姐了,还请您审核一下。”­

    “哦,那行,等上班了我好好看看。这样吧,李朗,你女朋友贵姓?”­

    “免贵姓叶。”­

    “小叶,你有没有兴趣进我公司做个销售文案?”­

    “我肯定是愿意的,还望朱总您給我这个机会。”­

    就这样,第三天,叶子去了李朗的公司面了试,却不是黄主管面试,直接由八戒面试。八戒留下叶子做了行政助理,从黄主管递交过来的简历中选了一个,安排进了销售部。­

    叶子起初挺讨厌这个胖子的,一脸的猥琐相,但过了一阵子后,态度渐渐转变起来。八戒对她实在不坏,薪资不少一分,每天也是笑盈盈的与她开些玩笑,办公室里的人都知道个大概内情,但一来与李朗交情尚浅,二来,老板开罪不起,其三,八戒也没有在办公室与叶子有过太过过火的举动。­

    圣诞节的时候,八戒给叶子送了一个“驴”牌的包包,叶子很是得意的拿给李朗看,李朗满心不悦,觉得朱总这无事献殷勤,不安什么好心,非得让叶子将包还回去,叶子自然不肯,于是二人大吵了一架,叶子骂李朗没本事,工资还没自己拿得多,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也没有送过什么好的礼物給她。李朗气不过又不好撕破脸去和她争,于是出去一个人喝了半打啤酒,当晚就醉倒在公园里了。­

    第二天,李朗还是去向叶子道歉,说自己不该和她吵架,保证今后一定会对她好,还说等赚够了钱,就在深圳买栋房子,风风光光的让叶子做李家的儿媳妇。叶子也没说什么,只是态度冷淡了许多。李朗认为这小两口之间吵架拌嘴之事,本是平常不过,爹娘在家也拌了大半辈子嘴了,不也是好的称离不开砣么,母亲也嫌父亲活得太窝囊,但也没见要跟了别人去。这样一想,李朗心便宽了开来,他深信叶子一定不会离开他,而且叶子是深爱着她的。于是也只是叮嘱,叶子别和老板走太近,不然同事会说闲话的。­

    年底的时候,李朗让叶子陪他去见父母,叶子本来也老大不愿意,但终究还是敌不过李朗的劝说,跟着李朗回了家。二人从武汉坐了一整天车,转了好几趟,到傍晚十分才走了七八里三路到李朗家。李朗家附近的环境倒也不差,山明水秀的,只是李朗的家在山上,房子也是土砖房,一切与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叶子所期望的相差甚远。

    虽然李朗的父母对叶子奉若上宾,叶子却也并未感到太过快活,有些表情却也尽在敷衍,勉强挨到初三,就推说家里催得紧,有要事需回武汉,却也没有要求李朗一同回去,二老见未来儿媳妇强留不住,将李朗給的两千块钱悉数当了压岁钱給了叶子,又嘱咐李朗和她一起回去,但却被叶子推脱了,说家里还没准备好见女婿,于是,李朗将叶子送到县城,让叶子一个人回武汉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