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走过,路过(五)  

2011-09-17 08:31:00|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间下了一点雨,地上的积水未干,李朗走了一段路,心中不免有些犹豫起来:这老者也并非险恶之辈,不会让我去做什么坏事来吧,但凡让我去杀人防火,做些违法的事,我该如何是好?
    路过昨夜醉酒的那家店,李朗刻意低了头,瞧瞧往里面望了望,几个小流氓样的年轻人在里面喝酒,好似昨天在独饮时,他们也在这附近,不知道半夜挨的一顿揍是不是他们所为。
    李朗到那个老者的棚居时,大概也才九点过一些,却不见一丝灯光,只得蹲在门口抽着烟等着。大约半包烟的时间,才远远望见有个模糊的人影背着一个大包过来,待走近时,李朗确认是晨间那个老者。李朗将那包接了过来,原来是些瓶瓶罐罐之类,老者并不说话,拿钥匙开了一扇歪斜着的木门,开了灯,清晨所见的场景又映入眼帘来。
    老者示意让李朗坐,李朗于是在一条塑胶矮凳上坐了下来。
    “我在这垃圾堆里看惯了生生死死,活过来的人,也有几人是如你这般落魄的,也曾让他们若信得过我,可以来找我。但你是第三个过来的,看来你也算是信得过我。”
    李朗颔首,却也没有答话,心中揣踱着老者的话语。
    “你肯定在想,我这样一个捡垃圾的老头子,能有什么好工作介绍給你?是不是?”李朗点头称是。
    “那你觉得我的话不可信,那你为什么还要过来?”
    李朗尴尬一笑,半晌才回话:“我觉得您没有必要骗我,而我也没有什么值得您骗我。”
    老者也是微微一笑:“嗯。我这里确实有一份工作可以介绍給你,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您倒是说说看,我现在无甚牵挂,只想挣了钱去医好我妹妹,只要有钱,没有什么我不敢去做的。”李朗听这老头一说,先前的顾虑竟完全不在话下。
    “那我可事先说清楚了,第一个听了我的话到这里的人,可是死在了工作中的。而第二个嘛,说了有胆去做,却待我说出了这工作之后,却又推辞了的,也是死在了自己家里。你如果有这胆量,我便说给你听,如果,没这胆量,趁我话还没说出口,立刻就回家去吧。”老者说这话时,脸色显得甚是严峻与冷酷。
    李朗听了这话,心里不禁也有些惴惴。但一股贴近死亡的刺激感却也在唆使着李朗应承下来。于是,李朗很坚毅地点点头:“您说吧,我有胆量接受这工作。”
     “那好,既是你自己应承下来的,那我便告诉与你,如果你违反了,那后果你就得自行承担,怨不得我。”
     李朗又点了一下头,手心不禁有些湿了。
    “我介绍的这份工作,风险很高,但收益却也很高很快。你听说过杀手这个职业么?”
    才听到“杀手”这两个字,李朗脑袋里不禁嗡了一下,一下血气翻涌,头闹都发起热来。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只在电视里看到过,不知道真有这个职业,是不是就是黑社会?”
    “不,杀手不是黑社会。真正的职业杀手是有组织,有纪律的行业,杀手受雇于雇主,替钱卖命。”
    “那您是一个杀手么?”李朗心里现在乱成了一团麻。
    “我只是一个中间人,你可以叫我陈叔。我现在将情况告诉了你,你现在是否还有胆量接受?”
    李朗一时没有做声:要是接受,我不就成杀人犯了么?要是不接受,我恐怕也性命难保。
    “你是不是在想,你要接受,就要成一个杀人犯了?”陈叔一眼就看穿了李朗心中的犹豫:“但你要知道,这个行业是保密行业,你既然知道了我这个身份,我的上家肯定不会饶你,你可要好生掂量清楚。杀你这样一个豪无地位权势的人,就如杀一只野狗一般,绝不会引起什么大的波澜。”
    “嗯,我有胆量做。但我先要知道待遇如何?”李朗一咬牙,想想自己的遭遇,不如索性豁了命出去,不成功便成仁。
    “待遇的事,先且不谈。你既然答应有胆量去做了,还得看你是否有能力去做。”
    “要怎样才算有能力去做?”
    “看过《水浒传》么?”陈叔诡异地微微一笑。
    “看过。”李朗一时有些茫然,不知陈叔究竟是何用意。
    “豹子头林冲上梁山时,那白衣秀仕王伦不容他,让他做了什么?”
    “纳投名状。”李朗对于这一节自是了解,不禁又是心头一热:这不是让我去杀人么?
    “嗯,我看你弱不禁风的,不知道你是否有这能耐。而且行业里有规定,要想进这行业,必须先纳投名状。也就是先去杀一个人来。”
    “这事能否让我先想一想?”
    “三天的时间,带一个投名状来,我便带你去见你将来的大哥。如果三天之后你没有来的话,你可就得准备为自己收尸了,别想跑,那样会殃及无辜。”
    “那我要杀谁?”李朗知道现在是骑虎难下,只有咬着牙关往前走了。
    “这个没有规定,但最好是男人,坏人,其一,你大哥不喜欢小弟拣软柿子捏,其二,坏人死了,不会惹太多的麻烦。你可以选择你最恨的人。”
    “我最恨的人?我最恨以前的那个老板。”李朗一想起八戒和叶子,心里就恨气不打一处来。
    “那不可以。”陈叔一口否决了李朗的想法。“其一,三天之内,你杀不了他。其二,他是香港人,在深圳,杀一个香港人,会很麻烦,你肯定会逃不开身。其三,香港人值钱,你要为投名状杀他,不值得。”
    李朗很失望,本想杀了八戒来解恨,而且可以夺回叶子,但没想到杀人也有如此多的顾忌:“那我该杀什么人才好?”
    “这我也不好給你拿主意,你自己看着办吧。这个城市有很多像你这样活得如蝼蚁一样的人,偶尔他们死了,谁也不会去关注太多。你今天回去吧,我们会有人看着你,别让人伤害到你家人。”
    “不会的,不会的,你们也别为难我家人,我自为在完成任务。”
    “记住,只有三天时间,三天时间一过,你还没有完成,那你就可能就成别人的投名状了。”
    “嗯,我一定完成任务。我保证,我一定。”
    “走吧。”
    李朗回到住处,一夜没有睡着,一时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思考问题,到天亮时才疲惫地睡了过去。醒来时,却已下午两点了,不觉肚子又饿了起来,找了许久才从一本书里找到夹着的折成心型的一百块钱来,这该是叶子折的,一想起叶子,李朗又是一阵心痛。咬咬牙,还是拿这一百块钱,去买了个快餐来吃,回来时,果真感觉到有个人在监视着自己。
    吃完饭,李朗仔细回想了昨夜的一些细节。我该杀谁好呢?又该怎样杀呢?要不我去买个保险,然后受益人写我妈,等我死了,妹妹就可以去医院治病了。不行,妹妹这样子,母亲已经够伤心了,我再有个三长两短,母亲定然是无法再活下去了,那样妹妹肯定也是没人照料,不行不行……李朗想了很多问题,多到一抬头,天一黑,肚子又饿了。
    李朗买了几盒泡面回来,窝在房子里抽闷烟。不知不觉,一天也就过去了,夜里依然无法睡着,到凌晨才睡去。

    第二天又是将近十二点才起来,出去周围逛了一圈,无所收获,只在地摊上买了一把半尺来长的水果刀,一个人回到房间,将刀磨得尖利了,用纸包了揣在口袋里。到晚上出去一逛,依然无所收获,李朗心里不禁有些怕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