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走过,路过(四)  

2011-09-01 09:27:00|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朗在深圳闲了一个多月,虽又找了一份工作,却也并不上心,这一连串的事故让李朗对生活有些心灰意冷了,也逐渐改变了他的一些人生观。工作不到试用期结束,便被主管給辞退了。­

后经一个老乡介绍,进了一个据说能月薪上万的机构,每天面对的人将行业前景吹得天花乱坠,李朗这才知道,着了老乡的道,这其实是一家传销机构,李朗及时地退出来了,他昧不下良心去坑那些也是一样从自己穷苦的家乡出来的人,而那个老乡却就是这样以老乡身份来欺骗他的,李朗心中自有一股怒火要喷薄而出,但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一个人是战胜不了一个组织的。­

李朗在找了几个礼拜工作无果之后,开始沉迷酗酒起来。一个人在房子里喝得酩酊大醉,时常一睡就是两天,叶子离开时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但现在却如狗窝一般。­

这天,李朗找了一天工作无果,于是找了个大排档点了些酒水一个人喝了起来,喝到半夜,却也晕晕呼呼不知人事了。迷迷呼呼间似乎有人在身边坐了一会儿,恍惚间又似乎身上挨了些拳脚,最后仿佛又被谁给丢到了一个湿漉漉的地方,却满是恶臭。李朗努力想睁开眼,但还是被浓浓的酒意給征服了。

一直睡到天将亮的时候,一阵雨水袭来,李朗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垃圾坑里,周围尽是腐烂的蔬菜,潲水,身上除了衣物,却什么值钱的行头也没有了,全身却有着莫名的痛楚。李朗不禁干呕了一阵,一抬头,竟有一个黑瘦的人在望着自己,李朗看不清对方是什么人,但却能感觉那双眼睛射过来的目光深邃如炬。李朗不敢说话,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那黑瘦的人发话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分明记得在一个大排档喝酒的,想是喝多了,但也不知道怎么会到了这里。”­

“嗯,你是做什么的?看你的样子似乎是个穷光旦,没上班吧。”­

“最近确实没有做事。你又是什么人?大半夜在这里做甚?你可知道我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李朗酒并未完全醒,但对于自己的遭遇,似乎没那么紧张,想是这一连串的事故打击下来,人已渐渐麻木了。­

“想是你昨夜吃醉了酒,遭了扒手,又不曾结账,那店里的老板就让街上的小流氓让你吃这一顿拳脚当饭钱,最后又把你丢这边来了。”­

“哦,难怪我现在浑身疼痛。那你为什么会大半夜的在这里?”­

“我家就在附近,晚上出来小解,看到一个人影趴在这里,就过来看看。结果一看,半天动也不动,还以为又死人了。”­

“你这里经常死人么?你家在哪里?有没有水喝?我现在嗓子如火烧一般,又干又疼。”­

“你过来吧。”那黑瘦的人影于是转过身去,慢慢地越走越远了,走了十来步,李朗才动身,顺着他的方向走去。­

这黑瘦之人的住处就在这垃圾堆的上风头,只是用些废料搭起来的一个小棚子,昏暗的灯光下,李朗渐渐看清里面的摆设,几个大蛇皮袋装着不同的废料,堆在棚子一角。里面的家居也是一些别人用过之后淘汰的,锅碗瓢盆齐全,桌子柜子则相应地摆在靠里的方位,只是不见床位。单从这摆设来看,这人似乎并不是落魄之人。这人摸出一只碗,倒了些水,递給李朗,李朗才看清他的面堂,这人大约六十上下年纪,一张枯瘦的脸上写满沧桑,不轻易有任何表情,只有眼睛却是炯炯有神,仿佛暗夜中的明灯,直射人心中最阴暗的角落,照得整个世界都明朗起来。­

李朗接过水,一大口畅饮,又将碗递给这老人,老人微微一笑,又倒了一碗水予他,李朗又喝过,这才向那老人道谢。­

“你为何要喝这许多酒?现下你可有什么去处?”­

“心中苦闷,所以喝多了些。我还有个出租屋。”­

“哦,苦闷?就因为没有工作?”­

“没有工作只是一部分原因,还有许多我无法排解的苦闷。”­

“哦,那你说給我听听吧。”­

李朗于是将来深圳后发生的诸多事情夹杂着许多对这个社会的怨毒与不平说与了这老人,老人只是默默地听,却没有太多表情。­

待天边泛起晨曦时,李朗说完了自己的故事。­

“你现在找工作有什么眉目么?”­

“还没有。”­

“那你想找份什么样的工作?”­

“挣钱多的。”­

“哦?挣钱多的?”­

“要是有钱,这诸多的不幸事故便不会发生,我女朋友也不会离开我。我也不会落魄到昨夜的境地。”­

“嗯,钱是好东西。”两人停了好一会儿,安静地站在棚子里。“这样吧,我手里有一份工作,是他人委托我招的。但需要长期出差,挣钱的速度倒挺快的。就不知你是否愿意。”­

“是什么工作?只要挣钱快,我愿意去做。”­

“先别忙下定论,你先回去,收拾好这身行头,要是真有心做这份职业,明天晚上十点再来这里找我。”­

“嗯,那好,我现在就先回去了,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这是哪里话,我并不曾救你,两碗水而已,等你拿了这份工作,再说感谢的话吧。”­

李朗回到家,闻到自己满身的酒气与恶臭,索性将身上衣物一股脑给丢到垃圾堆去了。洗了澡,又倒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到了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李朗被腹中饥饿搅醒了,寻了一会食物,却只寻得一包过期的饼干,就着自来水吃了些,又倒下睡了。­

“今天早上这遭遇怕不是做梦吧,他一个捡垃圾的老头子能有什么挣钱的工作?一定是做梦,但昨夜分明就是在垃圾堆里睡到半夜,今早连衣服都給丢了。”到六七点钟的时候,李朗又被隔壁做饭的声音吵醒了,肚中却又饥饿得紧来,于是爬起身来,在房间里找起钱来。寻了些零碎的钱币,李朗出门买了两包泡面回来吃了,躺在床上发呆。­

“这老头莫非真有什么挣钱的工作?不会是让我去捡垃圾或者去偷去抢吧。这我断然不会去做的。还是待会去看看吧。”­

李朗又冲了一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出了门去。­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