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走过,路过(六)  

2011-09-19 08:02:38|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天是星期六,李朗一大早就揣着那把水果刀出门,心里却一直在发抖,李朗咬着牙告诉自己,自己一定要狠起来,但却一直寻不到目标,街角那些乞丐生命本来也犹如草芥,但李朗走过他们身边好几遍,却一直下不了手。
    这样一直到下午两点时分,李朗找了个饭店,点了两个小菜,又要了一瓶白酒,将身上的几十块钱花的精光,然后就自斟自饮起来。
    李朗现在抱定了决心:大不了做了别人的投名状,我且先做个饱死鬼。这样一想,自己不禁也豁然开朗了。喝了两杯酒,又突然想起家里的母亲和妹妹来,心里一酸,却又伏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周围的人看得莫名其妙,却也无人过来询问。哭了半晌,听到周围有人在喊:外面有人打架。很多人都向外望,也有人跑了出去看。李朗止住了哭,也朝外望了两眼:这不是那天揍自己的那群小流氓么?
    李朗心里微微一动,这群阿飞仔,不是什么好东西,或许可以用他们来纳投名状。
    李朗也围了出去,见两伙人大概十来个对五个,少方眼见吃了些亏,边打边退,口里却也不讨饶:“你们給老子等着,有种tmd晚上給老子在这里等着,老子让你爬出深圳。”
    人多的一方似乎更是有恃无恐:“你们这群扑街仔还tmd的嘴硬,就是你们大哥光头文来,老子也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好生尝尝我们飞哥拳头的厉害。”
    “好,你有种,你給劳资等着,晚上十点,老子定要让你断一条腿。”
    “滚,你tm有胆晚上就来,没胆再别让我在这里看到你。滚。”
    两伙人渐渐散了,围观的人也散了。李朗继续回来喝自己的酒,一方面则为壮胆,另一方面却也确实对晚间事情无法估算,且也做着吃一顿少一顿的打算。
    到了五点多,李朗才从饭店出来,却也有五分醉意了,在街上寻地方坐了一会,却又酒劲上了头,头晕得厉害,于是跌跌撞撞地回了家去了,一倒头栽床上睡着了。
    再醒来时,天色已晚,李朗猛然想起纳投名状的事情来,收拾了把脸,于是揣着水果刀出门了。到楼下小店一看,糟也,十点半了,李朗一时热血翻滚,只觉得浑身发热。
    李朗跑到下午吃饭的地方,坏了,敢情他们打架已打完了?李朗在周围找了一圈,不见白天打架的那些人,手心开始冒起冷汗来:喝酒误我。走过两个街口,李朗咬着牙开始打颤,难道天亡我于此,李朗啊李朗,你大好青年命不久也。
    到第三个街口过了,李朗看到有人在往巷子里跑,身形有些眼熟,这不就是那天打我的那几个小流氓之一么?李朗跟了上去,却看那人躲进了楼梯口下面。李朗沉着气,贴着墙边蹲了下来,心里却像有十几只小鹿在乱撞一样,不一会儿,身上背上全是汗,牙齿也要得快要迸裂开,瞧瞧地从怀里摸出水果刀,攥在手里,眼睛却死盯着那楼梯后面。“老天啊老天,我李朗今日杀人实属被逼无奈,且要宽恕我的罪过。”
    过了好一会儿,那楼梯后面的人猫着腰出来了,李朗手里的汗愈发多了,待那人走到李朗身边,李朗一刀戳了过去,那人啊的一声大喊出来,楼道的灯一下子亮了,那人滚倒在地,李朗一惊,急忙上去按住他的嘴,整个人都扑在了他身上,原来那刀正中那人小腹,那人只是疼痛,却也不至于死去。
    李朗死死地压住他,无奈人到危机时刻的力量实在太大,李朗这几个月来又已瘦得不成人形了,更是难以降住他,李朗情急之下摸到一块砖头,照着他的头一把砸了下去,这样连续砸了十来次,那人面目已砸得无可辨认,可谓是面目全非,血流满地,却也渐渐不动了,只有沉重的呼气声与抽搐声。李朗怕他不死,又拔了他小腹上的刀,往胸口扎了两刀。李朗只累得满身尽是汗水,血水也染透了他的衣衫。李朗探了探他的鼻息,果真已经断气了。
    李朗头脑却一时空白起来,突然听到巷口有人声渐近,李朗一把抓起那杀人的砖头和刀就往黑暗里奔,但奔不到几步,却发现巷子那头确实死路,只得折回来伏在暗处查看。那来者和亮了灯,却是白天打架的一方其中两个,两人见地上躺着一具血尸,吓得话都不敢说,连滚带爬地往来时的路逃走了。
    李朗借着灯光,看到不远处有个楼道的间隙甚狭,有高墙拦着,于是跑过去一看,果真可容身通过,也亏得李朗不是个胖子。李朗也不知哪里来的本事,将砖头和刀用血衣裹在一起抛了过去,一气翻过了围墙,尽寻着暗处走,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才转到陈叔那边来。
    陈叔却已候他多时,看到血衣包裹的砖头和水果刀,冷冷地一笑:“小李啊,你命挺大啊。十一点五十二,要是还有八分钟不见你人,这边几个杀手就要动身拿你的性命了。你且先在这里喘口气,我待那跟着你的人回来再做定夺。”
    李朗呆呆地看着自己一双染满鲜血的手,却一直在情不自禁地发抖。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李朗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不一会儿就缩成一团,发抖起来。
    “你把这身衣服换上,我带你去见你未来的大哥。”老陈給李朗递过一套衣服。李朗接过换了,于是老陈带着那包血衣和凶器,锁了门,出去了。
    走了十多分钟路,自是僻静之道,李朗见路旁有辆车停靠着,陈叔开了车门,让李朗也上了车,见车上早已有人在等着他们。
    车开了大概一个钟头,在一个地下车库停了下来。老陈将那包血衣和凶器都留在了车上,吩咐司机将其处理掉,然后就带着李朗上了电梯。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