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走过,路过(十五)  

2012-01-06 10:53:34|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朗这次的任务在重庆,目标是一个有黑道背景的商人,因为消息泄漏,对方已收到消息,所以一直闭门不出,又找了几个黑道的打手在暗中保护他,李朗也难得找到机会,一直在暗中观察对方的行动。这天,李朗又接到秋哥的电话,叮嘱李朗快点动手,不然资金将会减半。

又过了两天,李朗看到对方有接触地区黑社会小头目,似乎有活动迹象,暗地里找人打听,原来是有生意要做,要赴一个饭局。李朗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准备好了家伙,一直暗暗跟踪着他,但苦于对方一直混在人群中,无法下手,即使下手,也难以成功,就算成功了,也难得全身而退,一直从傍晚守到午夜,都没有单独接触到他的机会,李朗不禁也有些着急了。又不敢贸然行动,怕打草惊蛇,让他有更深的戒备。最后只得眼睁睁看着对方在人群中上了车,回了寓所去了。

李朗悻悻然回住的地方,在街口遇到两伙人在打架。说是两伙人,却是五个人在群殴一个,旁边还站着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在哭,被围殴的那个青年,早已被打得满脸是血,却仍是死命挣扎,两手抓起地上一把沙土往他们脸上一撒,钻了个空子,从一个人胯下钻了出来,拼命的往前跑,慌不择路,撞到李朗身上来了。

李朗一不留神,打了个趔趄,虽未摔倒,腰间的枪却被撞了下来。那人一惊,拿起地上的枪转身对着那伙人,那伙人一见不对头,却又不辨真假,依然往这边赶。只听“砰”的一声响,对方一人顿时杀猪般叫了起来,众人一看是真家伙,立马作鸟兽散,连那受伤的人也不管了。

这满脸是血的青年也吃了一惊,没想到竟然是真枪,吓得往地下一丢,就要转身开跑,李朗一手扯住他,一招擒拿手将他扣住,又捡起枪来,不由分说,扯起这人就走。越走越偏僻,越走越黑,终于在一个黑屋子里停了下来,开了一盏昏暗的灯,周围的窗子却都是用帘子遮起来的。李朗发现这小子竟毫不慌张,只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禁瞪了他一眼。

“做什么的,为什么大半夜的和人打架?”李朗点了根烟,抽了两口。

“我只是个送快递的,晚上在那边洗头,看到有个流氓调戏一个洗头妹,所以就打抱不平。”

“一对五,你这打抱不平,有点勇气啊。”李朗给他递了根烟,他也不客气,接了李朗的火。

“我没想到他们是五个人,先开始来的就两个,另外三个在隔壁火锅店喝酒。”

“我看你不像是送快递的,这么年轻,应该不到二十岁吧。”

“十九,我不肯读书,在社会上瞎混了两年,我妈见我不干正事,就托人给我找了份送快递的工作。”

“哦,那女孩你认识?”

“不认识,只是以前在外面瞎混的时候,来这里洗头时,见过几面。”

“哦,你还挺讲义气的,不过,今后打抱不平,也要看看自己的实力。那边卫生间有水,去洗洗吧。”

那人洗净了脸上的血迹,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快揉烂的烟,捋直了一支递给李朗。李朗接过了,嗅了嗅,点着了。“叫什么名字,是这边人吗?”

“石渊,北区的。”

“嗯,对东区熟么?”

“熟,这片我都跑了百八十遍了。我主要就是负责东区一块的。”

“嗯,好。”李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待香烟烧到手指时,才缓过神来。

“你不怕我怕么?”

“怕?没感觉。这边治安乱得狠,公安与黑社会的也是蛇鼠一窝,要是怕的话,天黑都不敢出门了。”

李朗微微一笑:“那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你就不怕我是黑社会或者是公安么?”

“你要是黑社会,你就不会押我到这里来,也不会管我的事,因为那几个小子就是跟东区强哥混的。你要是公安,更不会带我到这里来,早带我回局子里了。我猜,你应该是个杀手,或者是抢劫犯。但如果是抢劫犯的话,你应该也不会管我,就算管我,也会只是打我一顿,再自己逃走。你应该是个杀手。”

“哦,分析得不错,看不出你还懂得挺多的。”李朗将枪往桌子上一摆:“那好吧,你既然能猜出我的身份,那你应该明白,你现在对我来说,是个威胁,你知道该怎么办么?”

“你担心我会出卖你?”石渊脸上看起来没有丝毫的紧张,这小子,倒是有做这行的潜质。

“你若要将今天的事,传扬出去,我还有得路走么?”

“瞎混了两年,别的事情没学会,但出来混,义字摆中间,还是知道的,我不但不会出卖你,我还想跟着你,希望你能收下我。”

“哦,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妈妈不是希望你做正事么?你如果跟着我,这可是一条不归路。”

“我要杀尽那些以强凌弱,仗势欺人的人,还有那些真正丧尽天良的人。”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的仇恨?”

“我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是瞎混的两年让我看到了社会太多的阴暗面,为官的却无所作为,只是贪得无厌,和黑社会根本没有区别。你知道重庆的黑社会老大是谁么?就是司法局局长。”石渊顿了顿:“我还是个有良知的人。”

“难道有良知的人就应该以暴制暴么?”

“法律都是他们定的,除了这条路,我想不到其他办法。”

“嗯。”李朗鼻息长长地叹了一下。“我这个行业,并不是英雄所为,我们是有目的,有组织的,并不是胡乱杀人的。”

“那你杀过好人么?”

李朗一时怔住,想起这几年的杀手生涯,双手也是染满鲜血。虽然很多内幕信息,李朗是不知道的,但从他所知,几乎每个人都有该死的理由,因为他们得罪了人。当然,也未必他们得罪的人就是好人。但真正的好人,是不会有仇家的。

社会虽然疯狂,但也是理性的,没有人会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出高价钱钱去睚眦必报。当然,或许,投名状确实是一个无辜,但这样一个城市,一个形如草芥的人,如果不纳投名状,那可能李朗自己就成了别人的投名状了。

“真正的好人是不会有仇家的。”李朗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那我还有什么值得好顾虑的?”

“当然有,你的家庭。”

“我的家庭,我爸跟我妈离了婚,我爸又给我找了一个后妈,但他们从来就不管我,我妈想管我,但法院将我判给了我爸,我妈又没资格管我。我只要说我想出去发展,他们压根儿就不会说什么。”

“哦。”李朗答应了一声,想起离开深圳前,秋哥交代自己的话。又看看眼前这个一脸愤慨的孩子。“这样吧,你如果真有心,我手头有一个任务,你假如能够帮我完成的话,我就收你为小弟。怎么样,认真考虑下。明早给我答复。”

“那我今晚……”

“今晚就睡这里,你既然想跟着我,就应该表现出你的诚意。你要想今晚离开,我只能让你做一个不能说话的人。”

“好吧,既然,话都到这份上了,我就睡这里。”说完,就要往角落的床上躺。

“里面还有张床,你睡里面吧。”虽然李朗很欣赏这个石渊,但毕竟不敢掉以轻心,自己睡外面,谨防这个叫石渊的溜掉。

“那好吧,我进去睡吧。我会考虑好的。”石渊也猜出了李朗的用意,于是进了隔壁的房间,借着微微灯光一看,除了这扇面对着李朗的门,还有一个排气扇口,竟然是一间没有窗子的房子。

第二天天刚亮,李朗就敲了敲门,石渊却还没醒,李朗只得一脚踢开了门,却见人依然在,石渊惊愕地看着他:“你未必改变主意,要杀我?”

李朗只得说:“你考虑得怎么样?”

“我要是改变主意,我就不会睡这么死了。”

“嗯,好吧。既然你这么坚定,那你就帮我完成这一单吧。就当是你入门的投名状”李朗于是将目标人物给石渊说了一下。“可能是风声走漏了,这几天,他一直防范较严,昨晚本来是一次机会,但根本无法近身。”

“哦,你说他啊,奸商,他起家就是靠非法融资的,把我们那个小区里的好多人都骗得好惨,有人去告他,但法院早被他买通了,压根儿不能治他的罪。”

“哦,看来,你还挺了解他的?”

“我去过他公司给他送快递。”

“哦,那他公司可有什么情报,可以让他单独出门的?”

“如果只是要他单独出门,我这里还真是有一条好的计划。”

石渊于是将自己的计划说给李朗听,李朗听完,不禁也点头称是:“果真是好计策,看来你这小子比我当年可鬼头多了。看来这一功,非得给你记上不可了。”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