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老王入党  

2012-02-05 11:52:36|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王是个不怎么受待见的人,也是个很可怜的人,当然,更是个很可恨的人。

据说,老王的祖上是地方上的财主,家底殷实,即使放到现在,老王干吃干喝,也够他生活几辈子。但没赶上好时候,他爷爷在土地改革的时候,被划为了地主,一下子把家底给抄得个干净,他爷爷见着没保住祖上的家底,一下子寻了路,挂在房梁上了。

还好老王他父亲扎实,受过些教育,又肯做,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给挣回了一些。不敢再称财主,却也过得比一般人充实些。老王就在这个时候出生了,但也不是什么好时候,十岁不到,又赶上文革,地方政府翻起老账本,说他祖上是地主,父亲又是走资派,所以,一下子又把家底给抄没了,连房子也给没收做了公社的食堂。这且不算,他爹还每天被拉出去批斗,戴高帽游街,被红卫兵监视,时间一久,老王他爹虽不至于寻了短见,但终究失去了翻身的底气,一直到文革结束后十年后归土,他见人都是弯着腰,低着头的。

老王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自然是没受过多少教育,他爹也管不过他,任由他去了,于是养成了一副好吃懒做,又爱赌的臭毛病。这样一直到三十多岁,一副无赖猥琐相,也没个对象,他姨母四处托人给老王说亲事,最后讨得一个哑巴老婆,个子不高,脸上还有些疤痕。但终于是老王家不会断了香火,也就凑合着过着日子。

这哑巴媳妇虽然不会说话,做事却也勤便,只是管不得老王,哑巴一人从田地里谋些生计,全叫老王给砸牌桌上了,偶尔咿咿呀呀的和老王争吵两句,却又只讨得一顿打,也只有默默地流些泪水,跟着老王过。好在哑巴还能生,嫁给老王一年多,便有了喜,头胎生了个女娃,虽然形貌不十分佳,却是个能开口说话的。

又过了三年,哑巴又生了个男娃。老王自然把这儿子当个宝贝,但对于自己的恶习却一直没有改变过来,偶尔做些事,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在茶馆牌桌上度过的。说到老王的赌瘾,那是全镇上都有名的,哑巴头胎生闺女的时候,老王在赌桌上,第二胎生儿子的时候,老王依然在赌桌上。

哑巴也曾因为老王打牌总带着儿子去和老王闹过,母子仨都回了娘家,一住两个星期,却不见老王来寻,原来老王一直待茶馆没回家,待哑巴再回到家里时,依然挨了老王一顿打。本来,家丑不外扬的,哑巴也顾不得了,和大女儿一起告到村里镇上,却也奈何他不得。老王虽然在茶馆打牌,但也构不成犯罪,没个来由问他的不是。

哑巴只得默默垂泪怨自己命苦,自己东凑西借还供了两个孩子上学。这俩孩子虽然读书成绩都不十分好,却也听话,孝顺,一副老实模样,不似老王。

老王儿子十一岁的时候,放学回家,在鱼塘里用丝网放鱼,一下子吃了水,没了。哑巴娘和姐姐寻了半天不见,见到岸上的鞋子才知道,怕是糟了水了。央人打捞起来的时候,却早已没了气息。哑巴和邻里一大群人将老王从牌桌上脱下来,甩手就是一巴掌。然后开始呜呜地哭,但没了就是没了,哭也哭不回来,只得草草安排了入土。老王对着儿子的坟跪了三天三夜,拿把篾刀剁了右手食指,发誓再不打牌了。

但誓言说得多了,也就变成了信口雌黄了。老王从娶哑巴进门,到儿子出生时候就发过誓,绝不再赌了。有用么?儿子都赌没了。

当老王再次从茶馆回来的时候,哑巴也没了,女儿抱着满口白沫的哑巴母亲在扯着嗓子哭,一直哭到眼泪干了,却还是干嚎了一整夜。

家里一下子少了两口人,空荡荡的,若老王这时候能真正戒掉赌,父女俩倒也还可以一般过活,但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样,老王似乎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一天天的不回家,赖在赌桌上,家里能换出钱的家什都卖了,完全可以用一贫如洗,家徒四壁来形容这个风雨飘摇的家。

等老王再次从赌桌上清醒过来的时候,是村里人告诉他,他女儿出事了。他女儿,十五岁,虽然性格像哑巴,长相却随老王,不十分漂亮,显得有些呆。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还在上初中——当然,九年义务教育,政府也是有责任的——人又不十分漂亮的女孩子,被同村一个老光棍给强暴了,就在自己家徒四壁的家里。

老王没有报警,让那老光棍赔了两万块钱,私了了。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女儿的学,自然是上不成了。于是留在家里做些农事,自然是从小就跟哑巴学得一手好家务,农活,只是欠缺些安排。偏偏有些人那么盼孩子的盼不到,就这么一次,老王女儿竟然有了。老王也不想背着女儿未婚生子的这样一个恶名,于是和那老光棍商量,把女儿嫁给他了。

到后来,那个仅小老王两岁的女婿家,就成了老王的银行。虽然是百般不愿,但怎么说自己是犯错在先,又得了这一便宜老婆,还有了后,自然是打落牙,和血吞,任由岳父宰割。

03年夏天,地方下了大雨,隔壁县城都快决堤了。政府调集百姓抗洪抢险,老王本来也是很不愿意去的,但无奈家里就他一个人了,也才四十多岁的人,不去不行。

这天,雨稍住,暮色沉沉,同去的人都在休息,老王遍寻不着打牌的人,自觉无趣,于是躲在堤岸边被洪水冲垮的一个口子里,蒙着头睡觉。大半夜的时候,天又下起了雨,地方政府领导过来视察,抗洪指挥部的人清点人数,恰好点到老王人不在,大伙都四处寻找,最后在决堤口找到了他,领导一见这人:“下这样大的雨,这个人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用自己的身体来抵挡洪水,这样的不怕牺牲,面对洪水毫无畏惧的人,应该予以发展到党员队伍中来。”于是破格录为党员,连党校培训,入党申请书都省了。

当然,或许对于老王自己来说,自己当时都不明白是什么回事,但这样的事情就是发生了,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至于后来老王有没有戒赌,我是不太清楚的了,但党员么,理所应当,应该是不会去赌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