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那些路过的人和事(一)  

2012-04-14 12:41:29|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认识的河南朋友比较少,因为身边出现的河南人比较少,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个没有。只是印象中有这么一个算不上朋友的人,并没有太多的来往,但却一直在记忆中,却总是忘不掉。

那是我在阳江的时候认识的一个男孩子,黑黝黝的皮肤,个子不甚高,却也壮实,年纪却只有十八九岁,他跟我说,母亲过世的早,他十四五岁时候,就跟着他的父亲到阳江这边来做工,没念过多少书,一直就做些零碎的工作,只要肯出些力气,也饿不死,就这样像一颗角落里的小草一样活着。

起初我并没有和他有太多交流,只是偶尔去检查工作时,会有一些浅显的交谈,他话不多,人老实,问什么就答什么。休息的时候抽烟,他会不管好歹,只要是身边站着人,都会递上一支。但别人抽烟的时候,却不见得会给他,有些人明里暗里都会说他笨,他也不在乎,依旧乐乐呵呵,傻呼呼的。别人要他帮忙,他把那件洗得发白的短袖往旁边一扔,光着身子就上。晚上工厂需要加班,不用说,他准是第一个。上货卸货的,不肯吝惜自己一点力气。

有一次,大夏天的下午装柜,我们工作有一点疏漏,本来已经装好柜的货,又得一箱箱的搬下来,由于责任在我们,天气又热,大部分工人都不肯帮忙,即使在那边搭把手,也是出工不出力。我们只得自己上,唯独这个小伙子一直为我们搬上搬下,热得一身黑黝黝的皮肤在太阳底下发亮,汗水也如雨水般洒下。等事情结束后,我和我的同事,买了几瓶水,还买了包好一点的烟,聊表心意。发到他时,他是一脸的惊讶,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接过水,咕咚咕咚一大口,然后咧开嘴对着我们笑,看着汗水像泉水般涌出来。于是在这样简单的聊天中,我知道了他的一些信息,但至于现在,却连他的姓名却也忘却了。

闲聊的时候,他得知我以前做过老师,因而分外崇敬起来,故而有一次发烟的时候,我才发现他竟然揣了两包烟在口袋里,自己抽五块的椰树,发给别人的也是椰树,递给我的,却是十块钱的双喜。我竟感觉有些局促起来。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做过老师而有丝毫的骄傲,但在他看来,老师却是如此的神圣的一份职业,他崇敬老师,他也喜欢读书。但他却不聪明,偶尔几次需要点数的事情,他却点了几次都不对。他也很坦诚地说,读书的时候笨,总是班上倒数几名之类,但却不淘气。老师分座位也是将他安排在后面,和几个淘气的学生在一起,他们经常一起捉弄他,他却又不敢还手,有几次都是老师给他解了围,处罚了那几个淘气的学生,并没有处罚他。这本是些平常的小事,但对于他来说,却是很珍贵的回忆。

别人不喜欢他,因为他笨,因为他认真,因为他一直在做,让其他人内心感觉到内疚,因为他的勤劳,老板却是很赏识他。我挺喜欢他,不仅在于他对我的特殊的尊重,更在与他的这种笨,这种认真。

这个世界,公平是相对的,但对于他来说,他不在乎公平与否,他愿意去做,愿意用自己的汗水去换取一线生机,尽管在别人看来,是如此的微薄与渺小,但如此长久的积累,当一颗种子长成了一颗大树,别人却依然在寻找属于他的森林。他让我想起了许三多,平凡却让人感动着,但不知如今,他是否依旧还在那个让他挥汗如雨的地方,是否依旧对生活充满希望。

我在江苏的时候,身边也有一个河南人,算不上朋友,也只能算是一个公司的同事。我最初从深圳过去江苏的时候,公司安排我和他住同一个宿舍。他只是在那边午休而已,他的老婆孩子都在这边,晚上会回自己租的房子里。他对我很尊敬,虽然他脾气不是很好,但对于我来说,他却从来不会使性子,有烟也会发一只,无论好坏。瘦瘦高高的一个人,眼睛里却有一丝鬼精鬼精的神情。让我想起的却是许三多的二哥。他是做抛光的,整天在那个黑糊糊的房间里吃着粉尘,下了班,抽烟,喝酒,打牌,吵架,却是无一不来。后来我才知道,他的老婆,居然在我所在的部门,按说,也算是我的下属。于是,我也隐约知道了一些他们的故事。

他的老婆却是很老实的一个人,五官端正,很淳朴,如果是一个城里的女孩,稍稍一打扮,倒也算是一个美女。但我竟然没有想到,她居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她才二十一岁,看起来不过才十七八岁的样子。她大的儿子,却也有四岁多,快五岁了。我愈发有些惊愕了,她告诉我,她是陕西人,家里姊妹多,她只读完了小学就出来做事了。后来遇到了他,才十五岁的时候,两个人好上了,带回陕西见父母,父母却不同意,于是两个人生米煮成了熟饭,怀了孩子,于是两个人才成了亲。生下大儿子的时候,她才十七岁。

结婚后才知道他是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没有富二代的命,却染了花花公子那一身的臭毛病。做老婆的软弱一些,自己受些苦不怕,却只是护着孩子,挨过丈夫的打,也吵过架,但终究应了那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也就这样凑合着过。最后两个人拖家带口的来了江苏,连过年都懒得回去了。

男人脾气不好,爱吵架,和厨娘吵过,和车间主管吵过,和生产部,品质部,甚至业务部的人都吵过。白天做事时不时偷一下机,晚上和同事喝酒打牌到深夜。有一次,有个同事要离职了,和他打牌,赌桌上欠了他几百块钱,没欠条,没人证。后来,那个同事走了,于是就闹开了,跑到老板那边大闹说从深圳过来的人欠了钱不还跑了,非得让老板赔他钱。因为以前这个厂子就有这样的先例,确实是老板的老乡,借了同事的钱,然后就走了,一直没回来,到后来是老板自己掏腰包把这个坑子给填上了。老板于是安排人调查了一下情况,才知道是牌桌上欠下的,于是没理他了,最后也只得不了了之。

有好几次,我看到我那个部门下属的脖子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想问问怎么回事,但她却始终吱吱唔唔,不肯说出实情,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插手他人的事呢,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老实,温顺,勤快,却总是认为自己没有文化,就比周围的人低一等,虽然我们不想疏远她,但她却总是躲着我们。那是一个很温馨的团队,是一个能够和同事成为真正朋友的团队,温馨到除了部门老大,我们都可以打成一块。

她不太会说话,但是对人却也还不错,我是个怕冷的人,一到冬天,手就会冻,恰逢那年冬天异常寒冷,我的手都是肿得跟包子一样,还有大眼小窟窿,部门的大姐送给我一盒冻疮药,涂了没什么效,也就随他去了。第二年开了春,她给我一支冻疮药,说效果很好。虽然那时候我的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我依然内心里很感谢她,至少她注意着身边的人和事,并且用一颗善良的心来对待。

有时候我们关注一件事情,但我们却无力去改变它,只有盖棺定论后的叹息与思考。就像他们,我知道这样的生活并不一定美满,或许可以说,有些让人忧伤。但这就是人生,并非每个人都会向着自己人生观设计的那样去思考,去行走。我们的怜悯并不值钱,那些擦肩而过的人和事,终究已成云烟,而我的路却依然漫长,延伸到不知什么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