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May day  

2012-05-22 15:56:28|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的家乡,夏意渐浓,院子里应满是栀子花的香味,天井里的油菜苗在一场雨过后,绿油油的一片,也不过一寸来高,抱鸡母领着一群拳头大小的鸡仔们,“叽叽吱吱”地啄食着那些嫩苗上的小虫,太阳一晒,油菜苗就焉耷耷的了。相比起正在疯涨的夜来香,它们只能算是生不逢时了。

正是枇杷成熟的时节,那边,我和几个朋友一起郊游,一路寻摘路旁人家的枇杷充饥,却是我们大学最美好的记忆。家里的那棵大一点的枇杷树结的果子小,熟得也晚,但味道却是不错,只是吃起来嫌着麻烦,需是剥个半天,吃到嘴里的却只有那么一丁点儿,再吐去核,大约就只有小樱桃大小了。那棵小一点的树,我在家的时候,却是没有尝过的,果实却要大一些,但味道却不如那小果的。兴许我的记忆有些错位,去年这个时节回家,却是没有迟到枇杷的。

葡萄结了么?这不得而知,每年都是年前回家,几乎都忘了它是否还活着,只是结了的话,也就只有孩子们可以吃的了。当我在写着这些文字的时候,我都不禁分泌起口水来,那酸味,邻里的几个孩子是知道的。我曾经答应过一个女孩子,要回家种葡萄的,但到目前为止,我食言了,或许还没有到时间,但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去载在常州吃的葡萄,味道倒极好,价钱也还合适,当地人自己种的,我倒是享了水果的福。尤其是那种奶油葡萄,至今依旧回味。从横林骑车去洛阳,中间有许多种葡萄的田地,主人家在围栏门口摆个小摊,路过的人偶尔会看上一眼,但也是急冲冲的走了。我在一个老太太的摊前驻足,那葡萄似乎在呼唤我,食色,性也,谁能拒绝。尝了两颗,味道极好,虽是青色的,个头也只有提子般大小,但却极甜,吃到嘴里有一股奶油香。只是价格也不便宜,拔块,我讲了一下价,老太太其块给我称了一些,我掏十五块钱,给完钱,她又给我加了一小串,倒也是一段有趣的回忆。

横林的桃子也是诱人的,吃过那边的桃子,再见到其他桃子,大有一种曾经沧海的感觉。当然,无锡阳山水蜜桃也是好的,只是恐怕再也难得消受了。岭南人却对桃子不是那么感冒,岭南人注意养生,桃子对于养生来说,却是相悖的。

岭南这边的水果,最妙的却要算是荔枝,早先时候,还在卖十多块一斤的时候,我就已经忍不住尝鲜了。东坡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这话我信。岭南的街头,小区,工业园内,随处可见芒果,大可放心去摘,但芒果不宜多吃——荔枝亦然,自从上次一次性吃了十个芒果,落得个口舌生疮,脸上让我有回到了十八岁的情形之后,不敢再轻易吃芒果了。

家乡的田间地头,草色青青,天气大抵还没热到不能走人的地步,牵一头牛,揣一本书,在山坡上信步游荡,却是我十分思念的情景。李渔的《闲情偶寄》,还有沈复的《浮生六记》,我就是在放牛的时候看完的。天气热一点,水牛要卧水,自己则躲到树荫下面去,看水牛在水里喘着粗气,露出的皮毛处,蚊蝇在周围乱飞,尾巴时不时甩过来,带起一串水珠,惊吓了水面游晃的小鱼仔们。

那些曾经痛恨的日子,在时间的沉淀之后,竟然变得如此渴望起来,究竟是时光让我们有了沧桑感,还是我们在经历过这纷繁的时间后开始怀念简单?但我的记忆终于开始变得暗淡,我始终无法想起,我们在田间地头奔跑的那种快感。当五月又一次远去的时候,我还有什么值得期盼?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