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闲话新会  

2013-01-20 23:43:22|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年十月来此地,日历早已翻过了一本,较之那让我恋恋不舍的烟雨江南,时日却也是有多无少,对于此地的留恋,却也远不及常州旧地。天长日久,却也只是丧失了初来乍到时的新鲜感,若谈及了解,却也只是浮光掠影,更形似匆匆过客。也曾写过一些闲散的篇章,但文曲星聚集之地,我辈又岂敢妄言?此地是江门新会,梁启超先生的故乡,上世纪最有魅力的华人女性之一,林徽因的婆家所在地。

初到此地,却是09年中秋,从粤西阳江乘车而往,高速路旁的山山水水,尽是热带风光。原先有旧友到过此地,一下车,我就给她发去了“江门山水,如诗如画”的感叹。现今想来,却总是和在江浙那一带行走时候的一些风光混杂了,想区分个究竟,却终究也是由他去了。

梁任公是新会的名片,这个历史书籍和搜索引擎上冠以一大串头衔的——政治活动家、启蒙思想家、资产阶级宣传家、教育家、史学家和文学家、学者的近代百科全书式人物,距离戊戌变法已经是一百多年过去了,新会再没有出现过另一个梁启超,中国也没有出现第二个梁启超。梁氏在新会是一个大的宗族,尽管梁启超的后人大多移民海外,但是这里,依然有他们的根存在,也只有这里,有他们最大最全的梁氏族谱,铭记着这个传奇人物的前世今生。

梁启超故居位于新会茶坑村,距离独木成岛的小鸟天堂,只有数里之隔。一栋翻修过的故居,一栋新起的纪念堂,门票十块。名人的故居大抵如此,算不上失望,也算不上惊喜。周围的环境颇为古旧,倒确实是个读书的好地方。梁启超是个神童,天才,庆幸没有伤仲永,也没有拘泥于书经。如果他只是潜心儒学经典,也可作一方大儒,那离传奇二字,却又相差甚远。刘项原来不读书,但读书也有读书的好处,一支笔胜十万雄兵,这又是刘项所能达到的境界?

饮冰室位于会城城区的一个盆景园内,毗邻新会人民会堂。盆景园属于公园性质,但饮冰室却不是对外开放的。我也不曾进去过,我非体制内的学者,只是过路的游客,自然没有进去的理由。门口有一方大石,上书爱国如家,正是梁任公的人生传奇写照。

小鸟天堂的最初得名源于巴金的一篇文章《鸟的天堂》,80后的朋友应该大都还记得这篇文章。名气很盛,实际情况却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38块的门票,坐船环岛一周,附带参观里面一个现代化农业基地。至于鸟,却真是不曾见到了。听解说员说,傍晚时分,才会有鸟飞进飞出,但我不至于忍饥挨饿,去看那并没有保障的鸟儿们的栖息。

圭峰山是新会的瑰宝,风景秀丽,初来此地,我就曾想有时间一定要去爬一爬。后来时间有了,我也确实爬过几次。山腰有百年古刹玉台寺,逢年过节,香火十分旺盛。每年九月初九重阳节,新会人都会成群结队,扶老携幼的手擎风车,登圭峰山。至于手拿风车的典故,我却不曾晓得。半山腰有一片三角枫林,可惜新会不曾真正有秋冬季,三角枫林也只是淡淡的变黄,待再去看时,春天却又来临了。林间有一条山泉,当然,水是山泉水,但要保持常年不竭,却也是人力为止。我时常想,我如果在玉台寺出家,兴许某天就会在此泉水边顿悟了。

玉台寺旁有一石阶小道可达山顶,另一侧则有大道直达山顶。山并不甚高,方500多米,山顶有一个电视塔,我第一次从小道爬上山顶的时候,颇有些失望。后来从大道走,避开了电视塔的方向,往更远的地方去寻觅,却寻到了一方更好的去处——绿护桃源。第一次到达此处的时候,那边的道路皆在修葺,少有人至。清清的湖水,蓝蓝的天,绿油油的草地,鸟声虫鸣,却也颇得几分野趣。只是颇远,徒步行走,却也费些时辰,若是得二三挚友,一同前往,则不存此惑。上一个重阳节,我独自前往,却都已修缮完毕,少了几分野趣,却也多了几分人气。

山的另一侧,有一座道观,紫云观,路口有启功先生题的观名。紫云观颇居规模,雕梁画栋,气势庄严,地势极佳,据铭文记载,该道观原先只供吕祖,后来一位原籍新会的港商投资扩建了此观。紫云观的香火明显不如玉台寺,新会人家家烧香,户户拜神,至于究竟是道是佛,我也不可决断。当然,大都是拜关帝,而不是迦南,大约是属道教的吧。我原本想在此观出家,但却又不知礼仪,不知我自己该拜那个菩萨,也只得作罢了。

新会道教历史悠久,朱紫路现存北宋炼丹井一口,封做文物。居民弄堂间也可偶遇道观,庵堂。

新会学宫(也称博物馆)离饮冰室不远,陈列了许多画作,对于画作我自是门外汉,但也曾识得八大山人,张大千,黄慎等。学宫供孔子,较之玉台寺与紫云观,孔子门前显得分外冷落,或许孔子的没落,永无翻身之日了。

江门这边的民俗崇拜,千奇百怪,清明时节,我只身前往白水带游玩,见有一民俗信仰村,遂入往游玩。三圣,龙王,龙母,关帝,岳飞,观音,天后,八仙等无所不拜,最让我惊讶的是,居然有孙悟空,包公,华佗。向华佗求医问药这可以理解,求包公伸冤也属正常,拜悟空,就真的有些匪夷所思了。

新会城区的小山包,逢山修亭立石,马山,象山,大云山等等,俱无可观。大云山山顶有碉楼一座,墙壁上布满了弹孔,这幅画面却深深地记在了脑海里。“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

新会被誉为葵乡,圭峰山脚下有一大片葵博园,种满了葵树,在南坦,更有一千五百多亩的蒲葵林。城西更有个公园直名葵湖公园,湖中三个小岛,有走廊相连,都长满了蒲葵树。我对此树的印象,却只是停留在儿时,拿着蒲葵树的种子和伙伴们打仗的游戏。

广东人煲汤一绝,新会自不例外,粤菜也是中国四大菜系之一。我常年午餐只是吃公司食堂,而晚餐又多是自己开伙,所以难得有机会品尝新会的家常菜。公司食堂大妈做的菜,总让我想起在溧阳的那段日子来,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2011年的一部关于中国饮食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火遍了全国,新会陈皮作为中华美食五位之一的苦,也算是榜上有名。陈皮是取茶枝柑的果皮晒制而成,果肉弃而不用——茶枝柑果皮坚韧,果肉缺少水分和糖分,口感甚差。陈皮年份越久,价格越高,大约也只有广东人才懂得如何驾驭陈皮。当然,菜市场里也有许多莫名其妙的食材和辅料,是我不可驾驭,甚至不能理解的,但新会人却能够将它们的价值充分发挥出来。

新会的过去,我不曾懂得,新会的将来,我无法理解。对于这座城,我只是个匆匆过客,恍如云烟。我也曾将梦想寄托在这个城市,但梦想终究因为清晨的来临,而变成了一场梦,如果还奢望梦想能够发芽,只得等待下一个春天,去埋下希望的种子。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in the spring, becomes a rose.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