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十年  

2013-03-14 01:46:07|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陈奕迅《十年》。

记得陈奕迅这首歌刚出来的时候,红遍大江南北,街头巷尾,无所不闻。那时,2003年,我17岁,刚上高二,和一帮天天吵吵闹闹的同学,朋友,每天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的苦熬着我们的高中生活,有欢笑,有泪水,有汗水,苦辣酸甜咸,五味杂陈。一转眼,十年真的过去了,我曾以为十年是多么漫长的一段时间,没想到,我们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十年——我们最美好的年华。

走在街头,我们的那些记忆,随时会被那些小店里的歌曲,带回到过去的岁月。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我记得,那时我一直睡上铺,在那栋整天都在滴水的阴暗宿舍楼,宿舍号201。班主任钉耙,数学老师铁霸。在这两大“恶势力”的轮番轰炸下,我们都成了好孩子——可惜,狼老师教出了羊学生,敢于反抗老师的同学,一个个都早早出来闯社会,做事业,结婚生子了。但要说青出于蓝,我们又有多少超过了两位老师呢?至少,时间过去了多年,不单我们这一届,包括其他许多届的学长们,都会记得有那么一个,当时是多么希望能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所懂得的一切都塞到我们脑子里,却又如此有个性,让人念念不忘的老师。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好多同学后来也走上了教师岗位,不知道是否有这二位大佬的风度。

《同桌的你》——那时候基本上已经是男女有别,不再混搭了。同桌,这个词在我脑海里浮现的一瞬间,就有许多名字拼命的往外钻:三哥毛平,六哥阿标,十一哥陈伟,十二哥老朱,十三哥王勇,亚方姐。三哥当时的梦中情人小龙女,后来远嫁岳阳,成了一个老师。六哥考上大学之后,我们一帮兄弟从学校一直走到他家,十多里路,后来喝多了,跑到县城去玩,路上喊司机停车撒尿——现在的六哥已然是一个胖子了。十一哥娶了个浏阳老婆,成了我们众兄弟中,最出乎意料之外早结婚生子的一个。老朱和我一样是个老实本分的人,但却比我踏实,但目前的情景和我一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还没有家庭的负担。十三哥其实是个大好人,虽然我们当时叫他八贯,可现在也是孩子他爹了。听说亚方姐也成了胖子,只是从毕业到现在,也是多年未见了,当时他苦恋一位美女无果,后来果断抛弃在一棵树上吊死的战略,开始了广撒网,多捞鱼的战术。亚方姐也在去年娶得美人归了,只是连一封请帖,或者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颇有些遗憾。

《那些花儿》——六翼乐园是高三时候才有的,如今,也只有大姐待字闺中了,北漂一族,白领丽人——“唔忧嫁”,京城里的花花世界迷了双眼,迟早也会成为当妈一族的。卢卢去了云南,蓉蓉和丹丹在长沙,胡玉芳在深圳,班长和二哥的女儿都已经上幼儿园了,定居在了桃花源里的世界。她们已经被风带走,散落在天涯。那些花儿不是为我开放,但却开在了我人生中最美丽的季节,即使只是从中走过,那些留下来的芬芳也是我一生的牵挂。

后来听说母校被撤了,那座有着将近一百年历史的学校,成了养猪场。或许只是传言,也有传言说是做了一所职校——谁也没有去证实过。总之,我们的母校没了,即便有多少人说她不好,但她依然是我们的母校,留下了我们共同的成长足迹。

好长一段时间,我总是会做梦梦到在学校的情景,梦到那些熟悉的面孔,梦到那些即使没有联系,却无法淡忘的人和事。

多年前的某一天,坐在课堂上发呆的你,老师的声音越飘越远,那时候的你觉得2008年的奥运遥远的不可想象,也不知道自己2013年身在何方,窗外的树上,一群麻雀叽喳着飞过,粉笔砸中你的头,老师让你站着听课,同学们在窃窃私语,窗外的树叶滑落,没有人注意到时间它那么仓促,再次想起,是否想重新来过?

十年的时间,发生了许多变迁。

04年高考失败后,我放弃了四川一所学校的通知书,执著地去了补习学校,那匆匆的一年,足可以用压力山大来形容,现在想想,却也恍如云烟。如果我当时去了成都,现在又会身在何方?是否会如此感慨地敲下这细微的篇章,去缅怀我们这逝去的十年呢?高考改变了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或许有许多的证据证实它是有缺陷的,但如果不去走,却又难保不是满腔的遗憾。即便走得再艰难,也只能咬着牙走下去,没有如果。

05年的高考算是成功的,但是激增的十万考生,让我的志愿全部落空,又没有再来一年的勇气,于是到了娄底。或许这四年的大学,只可以用失败来形容。我唯一愿意记得的只是和同学们之间的情谊,那些荒废的学业和情感,足够可以让人后悔到上吊十次。

09年怀揣着梦想南下深圳,有些同学在此埋下了种子开始发芽生根,只有我埋下的种子,却在慢慢腐朽堕落。仿佛一棵无根的野草,随处飘摇。有人羡慕我的闲云野鹤,我却羡慕他人的功成名就。但生活仍在继续,没人知道下一个十年,那些当初埋下的种子会开出什么花,结出什么样的果。

十年之间,我们遇到了许多人,许多事,或许有些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但有些人,却即使分别许久,念想起来,却总能让人的嘴角上扬,或许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但只要一个熟悉的旋律,就会想起这许许多多。

有人说,真朋友,或许只需要那么几个,但谁能否认那时的友情又是假的呢?友情,诚如养一盆盆栽,没有天生天养,需要时常拿出来浇浇水,晒晒阳光,才能保持长久的活力,或许,养的是一株万年青,又或许,只是一颗昙花,但大多数,我们都当成了仙人掌。

朋友,人生路上,且行且珍惜。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