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位卑未敢忘忧国

水为妇,山为友,文化为师,在历史间行走!

 
 
 

日志

 
 
 
 

回乡偶记(三)  

2013-04-24 17:41:40|  分类: 原创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邻居家菜园子里的罂粟花开了,不多,简单的几朵,红得煞是好看,起先我以为是荷兰豆,因为那茎叶和荷兰豆有几分相似,单看这花苞,却又有些像是郁金香,这真是一种让人着迷与上瘾的花,毫无疑问,她的娇艳,在夕阳的照耀下,在吞噬着我的心,我已为她沉醉。

白天越来越长,晚上的蛙鸣声越来越大,过了三月三,春天已经接近了尾声。在拥有了最佳的气温与阳光,水分的条件下,作物们开始展现出其极强的生命力来,棉花,西瓜的种子下了地,准备种水稻的田也开始其耕种的工作。

机械化已经渐渐成为了农耕的发展趋势,但人们对于传统粮食作物的兴趣,很显然已经不如上个世纪那么强烈了。加上年轻劳动力的外流,人们在田地里种上果树,省却了许多劳动工序,却丝毫没有减少土地的收益。按照如此的发展趋势,风闻将会出台新政:现有的田地将会被政府收购,农民种地需要重新从政府手中租赁。我对这些事情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兴许是真,兴许是假,但按照国内的发展模式,这似乎将会成为城镇化的必然,也就是说,这个风闻的政策的真实性会随着城镇化的发展慢慢变强。

牛这种牲畜在村里已经很少见了,上个世纪90年代,我们或许是最后一代放牛娃了。很遗憾,我虽然做了将近十年的放牛娃,但却只有为数不多的骑在牛背上的机会。邻里间合伙养了一条壮实的黄牛,从不让人骑,黄牛干活有力,父亲甚是珍爱,每每轮到自家放养,从不肯饿着,大抵从我家出去,都会比刚进家门时要更为壮实一些,黄牛不挑食,夏天不卧水,唯一的缺点是气味大,夏天易招蚊虫。随着黄牛的老去,卖给了牛贩子——很遗憾它不能善终,劳累一生,最后还是成了人们的口腹之物。几家合伙商议后,又买了一条小水牛,这条牛可能上辈子是皇帝命,这辈子不幸做了牛,挑食,胆小,嗜水,犟鼻子,懒惰,做事拖拖拉拉,在所有人都对它失去耐心后,它去了它该去的地方——继续投胎做皇帝去了。从此家中再没有喂养过牛,整个生产队里,也没有牛这种家畜的踪迹了。

机械化虽然是发展的必然,但这犹如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样,依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于是牛这种家畜,又重新显示出了其重要性来,家里有一块水田,准备种水稻,只得从隔壁村请了一位老农来帮忙犁田,随后,他又从我们邻里几家接到了几单业务。我突然意识到,牛竟然就这样离开了我们的生活,或许等豆豆长大的时候,看到牛的机会和看到马的机会相差无几了。年少的时候,家里也会请一些匠人帮忙做事,瓦匠修理房子,篾匠制竹篓,木匠打家俱,糖匠做糖,没想到,犁田竟然也成了一种独立于种田的工种来——我们的四个现代化,很显然已经快要达到了。

我突然对家乡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是做我自己,还是做一道所有人共同拥有的轨迹?不管如何,在下一朵罂粟花开放之前,我决计要离开这里了,外面的世界依然精彩。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